启东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英雄无敌新秩序 310.触动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9:10 编辑:笔名

英雄无敌新秩序 310.触动

第二天,柴琅还没起床就听见外面有村民在说狡鹿军团已经离开了。

锣鼓喧天,欢腾一片,算是把柴琅给吵醒了。

既然醒了,那就出发吧,柴琅和道恩说了一下自己的大概情况,让他自己去洛库奇,然后就从小镇里面牵了匹马就出发了。

“大伯,没有想到大哥哥竟然是西摩领主大人的人”小吉米望着远去的柴琅,眼中冒着星星,像是他们这种住在偏远山区的人总对德威斯领的主城有一种特别的向往。

“他不是西摩领主大人的人”道恩同样在眺望柴琅远去的背影,柴琅和他说过,他们只是在洛库奇暂时停留而已,那里还不是他们真正的领地。

“不是吗?”小吉米一脸的疑惑,以他的小脑袋很不清楚为什么从洛库奇来的人不是西摩领主大人的人。

“你以后会明白的”道恩笑着摸了摸吉米的头。

“那我们现在要去洛库奇吗?”小吉米眼中开始闪烁着更加闪亮和明媚的星星。

“恩,你去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出发吧”道恩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虽然不知道柴琅用了什么办法让狡鹿军团离开这里,但是既然小镇相安无事,那他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好”小吉米欢天喜地的挥舞着手臂往房间里钻,年纪还小的他,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好奇。

道恩依旧站在那里望着柴琅远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突然低头轻笑一声:“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输给一个小孩子”

笑完之后道恩又不禁长叹一声,不是那种可惜的叹息,而是放下心中负累的叹息,以前的一切都从他的这声叹息中除尽了。

“也好,是该让整个世界再看看影狮子的实力了”

说完,道恩回过头,刚刚升起的太阳将他的身影拉的老长,除了道恩之外,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影子里出现了一双血红色的双眸,那是狮子的眼睛。

伴着清晨的徐徐升起的朝阳,和迎面吹来的凉爽的大风,柴琅骑着白马出发了。

这次他不在有逗留和游玩德威斯领的意思了,有密尔文这个来自雄鹿公国的搅屎棍掺合,最近这段时间,独角兽公国应该会很是热闹,现在刚逢大败,他们应该没有时间腾出手攻击洛库奇,所以洛库奇方面暂时也不需要担心。

按理说,洛库奇不用他担心,柴琅应该是更happy才对,对野熊蛮领也不急于一时,若是西摩大舅哥还在这段时间回来了,那洛库奇基本就没他的事了。

但是收了亚当斯和道恩两个将领之后,柴琅也有了紧迫感,开始意识到必须快些弄一个属于自己的地盘才行,否则光靠地底下的巴托莱恩养活这群士兵,实在是太拖延自己的发展时间了。

地面的战场,规模比地下的战场要大出十倍,甚至以上,没有足够的兵力,估计到时候也只能被别人欺负。

就拿娜迦蛮兽来说吧,只要有一万,不用,只要五千,或者更少的三千,柴琅敢打包票,再来那样的五万军团,来的就永远留下。

跑?不存在的。

娜迦蛮兽的你一招飞钩,绝对会让那些试图逃跑的家伙们崩溃。

独角兽公国领主联合起来进攻洛库奇,也更让柴琅意识到了一件英雄无敌世界的残酷,就是同一国家的领主,他们之间存在和触发的战争一点也不比各个种族之间存在的冲突少,甚至他们还会借用其他国家的兵力。

这一点比种族之间的战斗还要复杂。

正是这一切,让柴琅彻底放下了玩的意思,向着目的地前进。

柴琅骑着白马一路向着西北方向前进,不到一天时间,终于到了怒流江。

百米宽,一望无际的白色湍流、汹涌波涛,一般人落到怒流江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直接被怒流江一直的往下冲,或者干脆就被怒流江里那些已经适应了恶劣环境的强大生物们撕个粉碎,成了它们的盘中餐。

这还是柴琅第一次在英雄无敌的世界看着江河之类的景观,在地下,地下暗河也有,但总是只露出那么一小块区域,就像是在看一个流速快的小溪。而且论起规模,还有那种汹涌澎湃的气势,地底世界恐怕没有什么水域能够比的上怒流江吧。

“嘎”一声仿佛是鸭叫一般的声音突然传到柴琅的耳朵里。

柴琅低头一看,是蛮贯飞鱼。

柴琅当初在地底钓上蛮贯飞鱼

,把它驯养之后,就一直扔在大湖里面和娜迦蛮兽作伴,没有想过给它组建什么军团,毕竟在地下世界的时候,柴琅已经找不到其他任何一只蛮贯飞鱼了。

柴琅当初也没有想到蛮贯飞鱼竟然是怒流江里面稀有品种,这一点还是来到洛库奇的时候才知道的,就连蕾娅这个在洛库奇里呆了那么久也不知道。

柴琅有个猜测,那就是怒流江很有可能有什么地方能够直接通向地底暗河,或者说他本来

现在,柴琅已经为蛮贯飞鱼的王者,就是柴琅钓上来的那只,起名叫做“大力”,反正这家伙也就力气大的恐怖,脑子估计不太好使。

更是让大力召集了怒流江的蛮贯飞鱼,开始组建一支军团。

到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两百之数了,这还只是怒流江下流的蛮贯飞鱼,等到大力去中游和上游晃荡一圈,不说一千、八百吧,五百应该是轻松的。

到时候如果娜迦蛮兽的数量能够上五百,基本柴琅就可以霸气的向独角兽公国的人宣告“这座大桥归老子管了”

但目前也就想还是想想而已。

柴琅从怒流江的岸边一跃而下,大力则从水中猛的扑出,在半空中正好将柴琅接住,一落下,就能够平稳的将柴琅背在水面上。

柴琅盘腿坐好,大力开始加速向前游去,周围很快就冒出一只只身材比大力小很多的蛮贯飞鱼,整个鱼群带着柴琅逆流而上。

向着怒流江的中游进发。

济宁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朔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宝鸡治疗睾丸炎费用
济宁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朔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