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东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镇妖册 第五百零三章 原来你也会护食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7:49 编辑:笔名

镇妖册 第五百零三章 原来你也会护食

处玄道人的确是个比较传统的修行者,但是,请注意,所谓的传统并非等于固步自封不思进取,每一个修行者都不可能是固步自封不思进取的,因为修行本来就是一个不进则退的事情,事实上,修行者就是一群在没有道路的旷野上寻找正确道路的人,这样的开拓者又怎么会是固步自封的呢?

所以处玄道人的感慨也仅仅是感慨,感慨完之后,他立刻理智的面对许行空,作为道门领袖之一,许行空以及玉山雨斋的想法和目的,他又怎么可能不去反复的推敲思虑呢?

因此许行空说出这么一番话,以及提出这么一个问题其实并没有让处玄道人感到惊讶,他缓缓点了点头道:

“你也说了,人心所向大势所趋,贫道,不,我们也不可能逆潮流而动吧!更何况,别人也不会让我们有这样的机会。”

处玄道人话中的别人,当然指的是佛门和妖族了,许行空的横空出世毫无疑问是道门凭空得来的一注大机缘,这种机会不能好好把握,最后好处都让佛门和妖族的了去那才是最大的笑话呢。

正是有这种认识,处玄道人才对易学研究会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对玄意道人的做法更是坚决反对,劫机事件发生之后,处玄道人立刻主动联系道门各派,迅速统一了内部的想法,并第一时间派人前往鹏城,以示对玉山雨斋的支持和保护,也是对玄意道人不当行为的纠正和补偿。

甚至在沪上伏杀事件发生之后,处玄道人更是第一时间就赶往沪上,为许行空站台并替玉山雨斋争取利益,也正是因为如此,许行空才会这么尊重处玄道人,虽然处玄道人也有私心,但是处玄道人对玉山雨斋的支持确实坚决和不遗余力的。

许行空闻言与林晓枫相对一笑,再转向处玄道人道:

“既然道长理解并支持那就再好不过了,越多人支持,我们的过渡和改变也就会越顺利,说实话,自从我踏进修行圈子的那一天,我就对两族战争耿耿于怀,如果这场战争终于能在你我之手结束掉,我想我会很骄傲的。”

处玄道人笑了笑:

“行空你的成就早就足以自傲了,不过,战争并非只有破坏的一面,也有其积极的一面。”

许行空笑着摆手:

“道长莫非以为两族战争终止之后世界就和平了么?恐怕那时的乱象绝不会比现在少,甚至更多,我在意的是种族仇恨不再延续这件事,只要终止了两族战争,仇恨会慢慢淡化,两族的观念也会慢慢转变,那么鱼死破的最糟糕结局也就不存在了,而且...”

处玄道人含笑点头,许行空的担忧并不是只有他才有,事实上,这种灭世的恐怖威胁数千上万年来,一直都存在于两族的头上,正如许行空所说,如果两族一直认为在争夺生存空间,并不断的积累仇恨,总有一天这种仇恨有可能彻底失控,那时候就是毁灭的时刻了。

所以,消灭两族战争的真正意义正是在于能避免灭世的恐怖,当然,还有一个附带的好处,那就是许行空正准备说出来的问题。

处玄道人没等许行空说出口,就笑着接口道:

“魔鬼数量暴增的问题也有望得到控制对吧?”

许行空呵呵一笑:

“不错,消除了两族最大的矛盾之后,魔鬼增长失控的矛盾就自然而然的成了当下最引人注目的主要矛盾了,相信以两族的智者合力,一定能找到防治的办法。”

处玄道人点了点头:

“应该如此,这是一方面,贫道认为这方面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算道门各派一向谁到不服谁,但是对这点应该是能统一认识的。”

许行空与林晓枫又交换了一个眼神,平复了一下情绪开口道:

“那么我们说说另一个问题,也就是道长最为关心的问题,在来的路上,张主任也提到了这个问题,那就是修行圈子跟世俗关系的变化问题...”

......

跟处玄道人的交谈一直进行到午夜,跟两族关系相比,修行圈与世俗的关系似乎没那么重要,但是,从两人交谈的时间占比来看,似乎后者要重要的多,这已经充分的显示出许行空与处玄道人的战略重点转变的方向了。

送走了心情愉快还有些意犹未尽处玄道人,许行空重重的呼了口气,转身握住林晓枫的手,笑着摇头道:

“真累啊,你平时也是这么做事么?”

林晓枫嘴角掠过一丝温柔的笑意,摇头道:

“怎么会,偶尔会这样吧,而且处玄道长跟我们的观点相近,所以谈话相对要轻松和随意一些,上次跟青河道人交涉那才叫费劲,每一句话都要反复的思量斟酌。”

许行空抬手将林晓枫肩膀上的一缕散发别到耳后:

“辛苦你了。”

“没事,我本来就是要做这些事的,而且这些事对我来说并不算太累,因为我特别嘛,不会被情绪干扰。”

“呵呵,那是,我老婆最棒了。”

“嗯,我喜欢你夸我,别人就算了,好了,时间也晚了,该休息了。”

“今天的功课还没做。”

“这里又不是自己的地方,今天算了吧。”

许行空上前一步轻轻搂住林晓枫腰,林晓枫很自然的将脸贴在许行空的肩膀上。

“也行,那晚安,我送你回房。”

林晓枫摇头:

“今晚我睡这里。”

许行空一怔,随即惊喜的看了看脸颊有些发红的林晓枫,虽然林晓枫努力的表现的更自然一些,但是很遗憾,哪怕她情绪十分淡薄,可说出这么一番话后还是羞红了脸,似乎感觉到许行空那危险的眼神,马上又开口补充道:

“你别想岔了,我只是睡在这里。”

许行空笑呵呵的紧了紧怀中的玉人道:

“知道了,就算你勾引我我也不会...好吧,如果你勾引我的话,我可能会把持不住哦。”

许行空的话半真半假,林晓枫没好气的在许行空的腰间软肉上扭了一把,许行空夸张的丝丝呼痛,然后正色道:

“小枫,我还是认为你的灵魂是有希望恢复的,所以,在我放弃之前,我们还不能同房。”

事实上许行空与林晓枫除了没有最后一步,情侣间该做的事差不多都做了,他们两个虽然都有些传统,但是绝不是循规蹈矩的人,两人之所以还没有同房,正是因为许行空一直认为林晓枫的灵魂损伤有可能完全恢复,与得到林晓枫的身体相比,他更希望能帮林晓枫成为一个完整的女人。

这也是许行空一直以来偏重于研究的根本原因,甚至血脉传承的研究项目一开始其实就是奔着修复林晓枫灵魂损伤而去的。

那么血脉传承跟灵魂损伤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事说起来就十分复杂了,而且是极为专业的事情,本书也不是修行理论的论文,所以就不详细探讨了,简单来说,大概是这么一回事。

许行空认为灵魂的本质是人体本身的构造和元灵结构,与外界的游离元灵以及元灵构造和体系之间互动的结果。

举个例子,一个北半球孕育的婴儿跟南半球孕育的婴儿在灵魂上是有着天然区分的,因为他们所处的环境有着巨大的差异,环境元灵体系构造也不同,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每一个灵魂都是不同的,而同一区域的灵魂有着相当的共性这个问题。

然后再来看林晓枫的灵魂损伤,灵魂损伤了确实没法自然复原,但是,如果林晓枫的基本还在,而且所处的外界环境并无太大的变化,那么是不是能重新模拟进行一次母胎之中孕育灵魂的过程呢?

如果这个理论可行,那么林晓枫就必须尽可能保证自己的身体和元灵构造跟原初状态相似,而保持处子元阴就十分必要了。

然后就是血脉了,哪怕保持着元阴之身,林晓枫始终还是跟婴儿状态有着巨大的差距,这不仅仅是表现在肌体的成长度上,更是表现在血脉的变化上,甚至血脉受后天成长产生的变化对模拟灵魂孕育影响要远远大于肌体的变化。

因此,许行空展开了血脉逆向还原的研究,也就是冯啸亭中性血脉的意义所在,摒除后天影响,唤醒原初血脉的本质,就是中性血脉的真相。

如今许行空在血脉传承的研究上进展不错,所以他现在更不敢轻易的动林晓枫了,哪怕心里再怎么冲动,也必须忍住,只是,为了避免许行空难受,林晓枫一般都会避免跟许行空过分的亲昵,但是今天忽然提出来要一起睡,确实让许行空有些不解和惊喜。

林晓枫又轻轻扭了一下许行空的软肉,不知道是对许行空不满还是对自己的不满,埋下头好一会才抬头道:

“我如果不在你身边,怕是有人会爬上你的床呢。”

许行空一怔:

“你这是吃醋吗?呵呵,怎么会,我才不会那么不坚定,而且不是还有...还有小路么。”

此时提到小路其实许行空觉得有些不妥

,不过刻意避开这个话题又显得心虚,所以许行空还是大大方方的说了出来。

林晓枫似乎并不在意这点,仰头眨着明亮的眼眸道:

“不是不信你,如果你有这心思,无香和我姐早就被你那啥了。”

“胡说八道!”

“呵...好,不说这个,你是不会对不起我,但是那些人还是会拿这事作文章的,这始终是个麻烦,所以能免则免吧。”

许行空苦笑着点头:

“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他们,让我能跟老婆你同床。”

“如果你不怕难受,我天天都可以跟你一起睡啊。”

“额,还是算了,咦?你陪我到京城来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个吧?还有,难道我在沪上的时候你就不担心?”

“切,沪上是白家和断刀会的地头,他们敢这么做不怕我们翻脸啊,京城鱼龙混杂,有些人可能会冒险一搏也说不淡定。”

许行空恍然,随即觉得有些哭笑不得,这事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啊。

郑州银屑病医院是医保单位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网友评价
郑州银屑病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的全部评价
郑州银屑病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