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东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虚拟运营业务:撬动产业杠杆?

发布时间:2019-10-09 14:24:30 编辑:笔名

前有多家虚拟运营商集中放号,后有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4G资费下调,在今年5·17世界电信日期间,我国移动通信市场好不热闹。进入5月之后,民营资本进入基础电信市场对电信行业产生的冲击已经有所显现,而随着更多虚拟运营商业务的纷纷“落地”以及电信资费的全面市场化,我国移动通信领域的活力也在进一步释放。

强势来袭

直指基础运营商软肋

语音免费、流量不清零、私人化定制、套餐DIY、上门服务……虚拟运营商推出的特色业务赚足了市场眼球。凭借着民营资本机制灵活和创新意识强的特点,虚拟运营商登台亮相后创新“玩法”一直不断。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规划所市场经营研究部主任许立东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从国外虚拟运营商发展的经验来看,首先要考虑的是与基础运营商的差异化发展,而资费计划和流量服务差异化是一个重要方面。

正如许立东所言,几乎每个虚拟运营商都以“流量结转”以及“流量不清零”为主打口号,而这些业务也正是消费者期盼多年而基础运营商迟迟无法实现的用户“痛点”。

5月13日和14日,中国联通以及中国移动相继下调了4G资费,同时推出了套餐分享等特色业务。在外界看来,面对虚拟运营商的“来势汹汹”,基础运营商似乎有些“坐不住”了。对于此次资费下调,尽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官方回应中并不承认此次降价调整是迫于虚拟运营商的压力,但在京东移动转售事业部总经理闫小波看来,虚拟运营商对基础运营商的冲击已成事实。“包括月末不清零、可共享等在内的举措许多年都没有实现,而在虚拟运营商出现后不到半年,这个问题就得到解决,这就是虚拟运营商对电信行业产生的促进作用。”闫小波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说。

虚拟运营商业务在我国刚刚起步,尽管在全球层面虚拟运营商同基础运营商的关系已经完全是合作关系,但目前来看,我国虚拟运营商同基础运营商两者之间更多地还是呈现出一种竞争关系,特别体现在初期对用户的争夺上。

GSMA亚太区战略合作总监常洁认为,虚拟运营商一方面要坚持自己拓展市场的方式;另一方面,需要找到基础运营商的软肋,从而快速切入用户。而后者也将对基础运营商形成“倒逼”。“有更具活力的民营企业进入基础电信市场,将促使传统基础运营商不断改善自己的服务,促进基础运营商在经营思路以及服务理念上的转变。”常洁说。

业界目前普遍达成的共识是,虚拟运营商不可能撼动基础运营商现有的市场地位。但基础运营商通常聚焦于横向规模市场,对纵向细分市场往往无暇顾及,而该领域也将成为虚拟运营商的机会所在。

据记者了解,目前虚拟运营商中,面向企业家等高端人群的分享通信,面向公交用户的中麦通信,以及国美、京东、苏宁等面向电商用户的虚拟运营企业均推出了特色业务。

“相较于基础运营商而言,虚拟运营商可以结合其在主流业务中积累起来的优势,利用其对特定人群和细分市场的理解,主动在品牌建设和细分市场上进行开拓。”Strategy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杨光这样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

聚焦创新强化竞争

激发市场活力

基础电信领域向民资开放移动转售业务有利于优化市场竞争格局,推进电信监管体制和运营体制改革。虚拟运营商作为网业分离的产物,主要从事业务创新。在虚拟运营商的定位上绝不是所谓的仅局限于批零转售业务的“二道贩子”,也不是移动通信市场的搅局者,而是服务提供商,是促进市场发展的正能量。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认为,目前移动通信市场形成了三股力量,分别是基础运营商、虚拟运营商以及互联网企业,而随着我国电信资费市场的全面放开,已形成了三股势力的竞争局面,这有利于保持移动通信市场多元的竞争格局以及持久的活力。

据《中国电子报》记者了解,目前,全球有近千家的虚拟运营商以及近300个虚拟运营商子品牌业务,我国已有19家民营企业获批虚拟运营商业务,另有近百家企业在积极争取,获得试点区域已经超过100个本地网。“从数量上来讲,虚拟运营商其实是给一个地区电信市场带来很大活力的重要组成元素。”GSMA亚太区战略合作总监常洁这样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规划所市场经营研究部主任许立东表示,进入4G时代之后,整个网络资源空余度较大,虚拟运营商成为拉动网络资源利用率提升的一个很好的手段。如美国电信运营商Sprint在整个市场的占有率由2010年的将近12%提升至2011年的18%,这与Sprint对虚拟运营商所持的合作态度息息相关。

“从国外的情况来看,虚拟运营商给基础运营商带来了网络用户的增长,基础运营商已认识到与虚拟运营商的合作的益处,从刚开始强烈排斥转变为现在的开放拥抱之势。”许立东说。

聚焦于业务本身成为虚拟运营商的显著特点,虚拟运营商的出现推动了商业模式的创新,从而带动整体产业的发展。在巴士在线董事长兼CEO王献蜀看来,移动通信市场的蓬勃发展为虚拟运营商提供了有利条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虚拟运营商进入基础电信领域,通过业务创新、跨界融合、整合产业链推动各个领域的信息化进程,这也是整个信息产业发展的过程。

日前陆续启动虚拟运营商业务电商巨头京东、国美、苏宁等虚拟运营商企业,都在积极探索将虚拟运营商业务与原有业务进行“捆绑”,交叉补贴的业务模式。京东通信总经理闫小波坦言,希望通过虚拟运营上的创新,把京东的特色业务串联起来。“虚拟运营业务是一条绳子,能够把本来分布在各个部门的业务打通串联,如京东云盘、京东电子书和京东音乐,还有京东金融,让用户随时随地享受到京东的服务和体验。”闫小波说。

在京东等“大佬”们看来,虚拟运营企业更多时候是作为成本中心而非利润中心,虚拟运营商的优势在于IT系统建设的后发优势。Strategy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杨光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一般企业,虚拟运营业务可以通过主营业务以及移动通信服务相结合的组合、叠加方式,成为主营业务扩张的助推器,而对于更具远大理想的公司来讲,虚拟运营业务可能会撬动产业的杠杆。

此外,据记者了解,工信部有关部门也在积极推动建立移动转售的监管体系,构建虚拟运营商之间的协同工作机制。而针对许多虚拟运营商目前缺乏电信服务等情况,下一步将在围绕提升虚拟运营企业的客服服务能力,妥善处理基础电信企业与转售企业争议等方面的将展开重点工作。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线预约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就诊时间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怎么预约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官方网站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有预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