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东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中国油企海外寻油路从资源获取到定价权博弈

发布时间:2019-11-27 01:40:11 编辑:笔名

中国油企海外寻油路:从资源获取到定价权博弈

6月17日NYMEX(纽约商业交易所)8月合约突破了140美元/桶,达到140.19美元/桶。如何降低油价波动对我国经济的影响成为各界关心的大事。

“虽然中国石油企业走出国门已经有近20年历史,但我们在原油定价中的话语权却很小。”国研中心一位专家指出,“现在我们不但缺少资源,而且缺少灵活的国际市场运作手段,因此必须进一步加强海外资源寻找力度,提升国际市场运作能力。”

在他看来,石油企业走出国门的最终目的就是寻找话语权——有了资源,就有了对话的权利,也就能够通过影响油价走势保护中国的利益。

油源获取

自1990年代起,当时负责全国各大陆上油田开发的中石油高管即亲赴全球各地寻找可供收购、开发的油气资源。然而中东等油源富集地多被壳牌、埃克森美孚等有美英背景的跨国石油巨头瓜分完毕,因此中石油决定将首战选在了自然条件较为恶劣的苏丹。

1996年,中石油在充分准备后一举夺得苏丹1/2/4区块的国际招标,并联合苏丹、加拿大、马来西亚等国石油企业,组建了大尼罗公司。在这个公司中,中石油既是作业者,也是最大的股东。此举打响了中国石油企业走出国门的第一炮。

1998年国内石油行业重组后,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三大公司都拥有了上游资源勘探开采权,自此三大石化巨头开始了海外扩张之路。

据相关研究人士介绍,全世界有三大能源消费地区:亚太地区、美国和欧洲。其中美国是最大的石油消费国和进口国,对外依存度达60%,年石油进口量超过5亿吨,“这么大的进口量,使得美国政府必然会全力支持本国石油企业的海外扩张”。

中东是世界主要的石油供应地之一,那里的油田储量巨大、开采条件优越。2003年伊拉克战争前一直由西方石油公司垄断。伊战的爆发,使得沙特、伊朗等中东国家政府十分担忧,它们纷纷制订对策,试图阻止美国独霸中东石油。为此它们开放本国石油市场,广泛吸引包括俄罗斯、中国、印度等国的石油公司在内的世界大石油公司投资本国石油开发。

2003年,中石化决定参与竞标开发伊朗的16个新油田,并在其后又获邀参与开发伊朗第二大油田阿扎德干德项目的竞标。

据当时媒体的公开报道,这当即引起了美国政府的忧虑,美驻华使馆官员立即与中石化进行接触,要求后者退出竞标。有中石化官员回忆说:“虽然后来公司决定不会理会美方要求,但冲击中东石油市场的阻力明显增大。经过与政府有关部门及兄弟企业沟通,南美、中亚等产油国成为中资石油企业新的着力。虽然这些地区开采条件不如中东优越,但毕竟阻力小了许多。”

在委内瑞拉和秘鲁,中石油与当地政府合作开发奥利油等稠油等资源;在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中石油不但成功获得了多个油气区块,而且还收购了PK石油公司,成为各界关注的中资企业海外最大并购案。

“这些国家政府对我国十分友好,也很欢迎中国石油企业去帮助它们开发本地资源,借助政府的支持,我们几家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上述中石化官员说。

中石油的公开信息显示:至今该公司已在26个国家和地区拥有70个海外项目,初步形成非洲、中东、中亚-俄罗斯、亚太、南美5个油气合作区,并在海外建成3个年产量超过1000万吨的大型油气田。

2007年其海外原油作业产量突破6000万吨,达到6023万吨,创历史最高水平,较2006年的5460万吨增幅超过10%。有知情者透露,仅在哈萨克斯坦,2007年中石油即获得了过千万吨的权益油。(权益油指中石油根据与合作伙伴及所在国就投资油田事宜达成协议后,按持股比例获得的当年产量。)

与此同时,中海油和中石化也在澳洲、中东等地获取了一些区块的权益,中资企业终于在国际市场打开了局面。

谋夺话语权

但是目前中国企业获得的区块还很少,产量也不足以影响国际市场走势,上述国研中心专家认为,中国石油企业除应继续海外扩张,还要依托现有资源影响国际市场价格走势。

2005年7月,中石化在东南亚市场抛售了600万桶原油,这相当于当时中国市场一天的需求量,更是中石化两天的库存量。作为中国最大的炼油商,中石化此举是否意味着中国市场需求下降了呢?

自2000年以来中国石油净进口量一直保持上升态势,2000年为6000万吨。2003年已达8000万吨,2004年更超过了亿吨,因此很多国家都将中国需求增长视为国际油价上涨的推动力之一。

可这次中石化突然抛售巨量原油,国际游资一时摸不清中国需求的真实情况,其炒作油价的势头顿挫。

事实上,中国需求并未下降,当年中国石油净进口量仍在攀升,抛售原油只是中石化压低油价的举措而已。

“这是一次成功的市场运作,消息一出,国际油价暴跌7.3%。”这位专家感叹道,“虽然不久后油价又开始上涨,但涨幅明显受到抑制。中石化旗下的很多炼油厂的原油采购都获得了很好的买点。”

他认为,国际油价之所以飙升,国际游资的题材炒作是很重要的原因,“但游资炒作离不开基本面,只要有资源,并配以灵活的市场炒作技巧,我们就能增强自己在国际油价中的话语权。”

他进一步指出,政府应给予国内一些大型石油公司更多参与国际石油市场的权利,允许它们在一定限度内进行套期保值、风险投机运作,只要加强对其财务监督就好。 何清

汤羹
检测设备
CBA